歡迎您來到湖南德興瓷業-湘醴窯官方旗艦店!
您當前位置:最新動態 >瀏覽文章

[圖文]馬未都:送給陶瓷收藏入門者的話

2017/9/25 11:27:24點擊數(0)已有0人評論 加入收藏

陶瓷收藏的必要準備

  具體到收藏陶瓷的入門知識,我推薦兩本書:《中國陶瓷史》和《明清瓷器鑒定》,前本書不必說原因。后一本書因為現在市面上能收的陶瓷都是明清以后的,再早一點的東西對于一般人都比較難遇到,遇到了也不容易辨識更不容易獲利,如果沒有專業人員技術指導很容易出差錯。所以從入門角度說,主攻方向應該是明清陶瓷作品,那么此書必讀。

鑒別陶瓷應當了解哪些東西?

  首先要了解中國陶瓷發展過程,比如青瓷,南邊的龍泉北邊的耀州,一個在今天的浙江一個在陜西,當時皇家用的瓷器。還是要了解歷史。

  關于五大名窯

  陶瓷講究窯口,宋代汝、官、哥、鈞、定是五大名窯。五大名窯所產瓷器的價格歷來在國內外古玩市場上高居榜首。五大名窯,即:宋汝州的汝窯,北宋汴京和南宋杭州修內司及郊壇下設立的官窯,宋浙江龍泉的哥窯,宋河南鈞臺的鈞窯,宋定州的定窯。這五大窯口所制瓷器的美學境界是前無古人的,至今價值不菲。五大名窯的特點是以顏色,即釉色說話。除五大名窯外,其他瓷域窯口也有達到較高成就、燒制出精美絕倫瓷器的,如耀州窯、磁州窯、龍泉窯等。

缺陷的意義

  陶瓷古董都是純人工制造的,而純人工的東西就注定是有缺陷的,它的缺陷往往便是它的美麗所在。如果它是一個非常規整的東西,就沒有什么意思了。所以太完美無瑕的東西未必是真貨。

  陶瓷最講究的部分

  因素,是集中國人智慧之大成,是一種文化精神的延續。我們今天對陶瓷的尊重就是尊重中國陶瓷發展的歷程。

  陶·炻·瓷

  問:你能否介紹一下中國陶瓷發展的大概脈絡,什么東西好?為什么?

  馬:中國古代陶瓷史上,首先出現的是陶器,而后是瓷。我個人收藏主要是瓷器,陶器很少。

  我們現在所說的陶和瓷與一般老百姓掛在嘴邊的陶和瓷不完全是一個概念。老百姓認為有釉的是瓷,無釉的是陶。唐三彩有釉,但它不是瓷,而是陶。科學的劃分是憑借一件器物的物理性,如含鐵量、是否采用高嶺土、燒結溫度、吸水率、透光率等等。

一般吸水率高的是陶器。將瓦片和瓷碗同時放入水中,幾分鐘后撈出,瓦的質量會因吸入水分而變重,瓷碗的吸水率極低,其重量也就幾無變化。西方人在陶與瓷之間,還劃分出一種稱之為“炻”的器物。這種“炻”器介乎于陶與瓷之間,它燒結溫度高,吸水率低,而透光率差。比如我問你,水缸是陶還是瓷?

  問:當然是瓷了。它有釉、吸水率低、燒結溫度高馬:它卻不具備瓷器另一個要素——透光率,透光率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原料。西方人將缸這類器物劃歸為炻器。這種純科學的劃分,在生活中意義不大。“炻”這個字我查了幾次字典才記住。念石,石頭的石。

  問:陶器出現多少年之后才有的瓷器呢?

  馬:陶器的認定東西方從無異議。龍山文化、仰韶文化出土的器皿都屬于陶器,對此,東西方的認識是一致的。東西方打架的是瓷器。

  中國人認為中國是瓷器的發祥地,認為中國是個瓷器大國。中國學者認為商代就有原始瓷器的存在,即3000年前,中國人就已經開始燒制瓷器了。西方人認定那些器物不是瓷器,是炻器,是缸,它們不透光。于是,中國學者提出了一個折中的說法——原始瓷器。西方人先不接受這種說法。他們認為,中國在漢末至晉期間,才出現完備的瓷器。后來接受了中國學者的說法,在他們的論文中也開始使用“原始瓷”這一譯名了。問:大量出土的漢綠釉器物都是陶器?

  馬:陶器。

  問:陶與瓷的材料有何不同?

  馬:材料不同,優秀的瓷器使用了高嶺土,也就是景德鎮的高嶺土。西方人16世紀時還不明白,中國人怎么能燒出如此精妙的瓷器,中國人真神。這比毛和棉花織出的東西永遠也不一樣,原料本身區別很大,器物的品質自然不同。陶器使用的是粘土,比如常見的花盆,挖點兒好粘土就可以燒成。

  溯源

  問:你的藏品形成如此規模,是從什么時間開始的?

  馬:八六、八七年。當時文物的價格比較便宜。東西比較多,我在人家里一次看見過上百件待賣的瓷器。

  北京南城有一位姓張的老人,靠揀破爛為生,人稱“破爛張”。由于職業的緣故,他跟農民接觸較多。農民從鄉下背來各種瓷器,塊八毛錢賣給他,他再加價賣出。他發覺經商比揀破爛強,于是坐鎮家中,一邊收,一邊賣。慢慢發展起來,在四九城有了名聲。在他這個集散點里,有大量的古瓷器,京城里的“倒爺”、收藏家都是他的常客。而且,每次去都有收獲。他掙了多少錢,無人知曉。我在他那里買了不少東西。一般幾十元一件。老張頭對瓷器和其他文玩,毫無認識,一律只當值錢的破爛。現在,老張頭已作古,人亡物在,也算為收藏作出過貢獻的人。

  問:文物界的一大損失。

  馬:我在老張頭那兒收到的古瓷器很多。老張頭后定出了規矩,賣東西的人上午來,買東西的人下午來,否則不接待。可見老張頭的生意做得十分紅火,而且穩定了。他在屋里貼了一張條,“現在流行肝炎,請大家不要久留”。那是為了防止買貨人和送貨人見面,怕“跳槽”,他希望所有人在他家的交易速戰速決。

  問:當時他出貨的價格是多少?舉個例子。

  馬:一只雍正民窯的一尺盤幾十塊錢,一把唐代的執壺100塊。現在唐執壺好的都上萬。除了在老張頭那兒,我在市場上買的好一點東西很多,市場挑選余地大。再有是朋友送來的。還有北京市文物商店有個內銷門市部虹光閣,最早內銷在韻古齋二樓。在那里我也沒少買,虹光閣的人我都熟,對我不錯,我沒事就去瞎侃,當然也買不少好西。通過這幾種方式,1988年基本有了現在你們所見的規模。

  經驗

  問:在你的藏品中,最得意的是哪件?

  馬:很難說,往往有些別人很重視的東西,我并不以為然,比如官窯。

  問:你有官窯精品嗎?

  馬:我如果能算瓷器收藏家,并不是靠官窯精品,不過當然也有點兒。

  問:能讓我們見識一下嗎?

  馬:你們倆呆在那兒別動。……其實東西很一般,好的都在故宮。

  問:你能否為讀者提供些購買常識?

  馬:當你看好一件古玩,想買時,千萬別說好。要裝得漫不經心,千萬別出汗,別結巴,別哆嗦,否則貨主發覺,你就準備挨宰吧!首先,你得說這東西不好,找碴兒,但必須說在點子上,讓人心服口服.然后再談價錢,盡量給人買不買兩可的感覺,你還得盯住貨主的眼神,別老瞧東西,把東西撂原處。出了價以后,輕易不要亂加價,加價就要加足,不要擠牙膏似的一點一點擠,這樣貨主會認你還有潛力可挖。買古玩很重要的一點是,不管貨主開價多么便宜,你都必須還價,必須有這個過程,買賣雙方才會獲得心理平衡。如果你認為這件開價非常便宜,沒必要還價了,就一口答應掏錢,往往會發生另一種結局——貨主不賣了,他有許多回絕你的辦法。
比如,你看上一件瓷器,他開1000塊,你認為這東西值5000,沒必要再討價還價,你說行,貨主一看你這么痛快,就知道要少了,一句話就能收回來。

  問:哪句話這么靈?

  馬:好幾句呢。比如“我說的可是美元!”瞧,變1000美金啦,按現在的牌價合8000多,沒便宜了。又比如“跟你開玩笑呢,這東西1000塊有多少我收多少。”

再比如“喲,我弄錯了,不是這件是那件”……這類打耙的話有的是。為了雙方的和氣,一定要有這個過程,實在打不下來價,就裝出一副慷慨就義的樣子,忍痛掏錢將便宜買走。

  問:把這些印成書會不會就不靈了?

  馬:我也只是紙上談兵。其實我一見喜歡的東西就出汗,直眉瞪眼,談戀愛時落下的毛病。

  問:你是過來人,能不能給新人道的人指條收藏捷徑?

  馬:我說四項基本原則吧。

  一、眼力。你如果想收藏古玩,又不是專家,一朋友,特別自信,自己跑古玩市場瞎逛,遇上一老鄉背著一大堆東西,然后鬼鬼祟祟地成了交。花去了大半輩子積蓄。拿來給我看,全是假的,我看著他那虔誠的樣子,都不好意思將真情告訴他。需要說明的是,你找的眼睛應該是個正確的眼睛。

  二、量力而行。收藏古玩是無窮盡的,你有多少米做多少飯,不可強努。你現在有一筆閑錢,想投入收藏,買什么呢?畫最貴,陶瓷玉器其次,其他便宜一些。無論你想投入到哪方面,投入多少,都不要一次花光,如果傾囊而上,下回再碰見合適之物拿不出錢你將后悔。

  三、持之以恒。這條似乎對其他行當也適用,抽煙除外。收藏不必這山望著那山高,你看準目標就應該照直走下去,日積月累,眼力和收藏并駕齊驅,成為收藏家是早晚的事。跟打麻將一樣,梃上大牌就不必亂換張兒,早晚你和。

  四、去粗取精。收藏總有這么個過程。開始眼力差,要求也低,看見什么東西都好,都想要,買回來時間長了,又有些膩了,或者又碰見更好的了,想淘汰,這時就可以找機會勻出去,當然盡量別賠錢,賠錢總是讓人不痛快。


  問:現在投資,投向哪項好呢

  馬:這可不好說。我說收清官窯,萬一過幾年跌了,人玩收藏時尚變化較慢,也沒有人在報紙電視上預測。民國時期宋瓷很貴,不光五大名窯,好的磁州窯、耀州窯、龍泉窯都貴,顏色釉也貴,一個郎窯紅頂一大堆清官窯,還有“琺花”也貴,法國人重金所求。現在的人追求漂亮,一種簡單的漂亮,誰都可以明白的漂亮,我想以后人們的審美水平提高了,是不是會回到這個時尚上來?這可說不好,大主意您自己拿。

  問:一個憑工資過日子的人,能否染指文物?

  馬:這要看你工資多少了,施拉普納一年掙30萬美金,也是工資。這兩年,文物價格增長很快。但是收藏,如果追求的僅僅是陶冶性情,不是開倉庫,那你不見得非收藏正熱門的,先找冷門。比如這幾年文物市場賣的荷包十分便宜,它的工藝水平也令人稱贊叫絕。如果你潛下心來,收藏到一定規模,研究透了,隨便拿起一個荷包,你就知道它的產地、繡法、年代,不也是件有趣有益的事嗎?僅僅花幾千塊錢就可以達到我說的這個規模和境地。此外,水煙袋也是一項極有觀賞價值的收藏品,幾年前十幾塊錢一個,現在也僅百塊左右,當你收藏100件,你就會對中國的鏨銅工藝有一個透徹的認識,甚至于可寫一本書。歷史上的收藏不都是富甲一方的人物,也有窮人,不過就是有心人罷了。

必須說明的是,收藏永遠是少數人的事,遠古留下的東西多,也不可能人手一份。在我這里見到的東西,世上還有,再遇見的機會微乎其微。收藏是人們在興趣方面的有意選擇之一,不是唯一。

  價格趨勢

  問:文物市場還會出現文物價位上揚的情景嗎?

  馬:肯定會上揚。你現在開始收藏,收藏品雖較幾年前貴了很多倍,但依然會繼續增值。中國現今真正有錢的人絕對數目還是很大的,而真正有錢人尚少有涉足古玩的。我認為,隨著人們對古玩的認識,古玩價格會有一次大的飛躍。當炒股票、炒房地產、炒郵票的人轉向古玩市場,古玩價格就會猛漲。隨著開放,中國人越來越清晰地看清國際市場與國內市場的差價,自然會投資進來。

  問:你估計再次大幅度漲價,將是什么時間呢?

  馬:中國經濟穩步發展,沒有大的政治動蕩,最多七八年后,中國文物價格會有很大改變。從香港、臺灣的發展來比較得出此結論,毫不過分。臺灣人從家里擺設XO酒瓶到擺設古玩前后僅用10年的時間。

  問:咱們現在已開始競相買畫王、裝電話、置BP機。

  馬:10年前的臺灣人也是家里擺酒瓶子。現在無論擺什么,都不如陳設一件古玩。路易十三、軒尼詩、XO等也是很貴的,七八千塊吧,花七八千就可以買到很不錯的瓷器了,如果用這些錢挑選古典家具就更可觀了。人類的發展會越來越注重家庭的文化氣氛。歐美人的家庭,文化氣氛很濃。我們學人家陳設酒,只學了人家的生活必需品的陳設。人家是有酒,而我們是瓶子。

  問:酒瓶子也是一種文化。

  馬:那是次文化派生出來的。

  順便說一句,有些東西也許在某一時期的行市價格不好,當你對古玩有了深刻認定,你便可以判斷出它的價值將在何時體現出來,這種認定我看類似“星探”的工作。

  問:你看現在什么要走紅?我們好去準備錢。

  馬:這兩年明清官窯停滯不前。超年的,宋元以前的老窯價格上揚幅度很大。這個趨勢,兩三年前我曾說過,老窯瓷器將會升值。因為在民國時期宋元以前的瓷器就特別貴,當時明清瓷器并不太受重視,不大值錢,它的年代畢竟很近,存世量也很大。

  問:現在明清瓷器為什么反而超過老窯瓷器價格了呢?

  馬:主要是收藏者多了,文化層次又有限,明清瓷器比較漂亮,一般人能懂,所以下手的人就多,供求關系不平衡,求大于供,價格自然上升。而宋元瓷器古樸無華,特別是宋瓷,美學境界非一般人所能體會。明清瓷器工藝水平極為發達,瓷器五彩斑斕,款識完整,內外行都看得出彩兒,裝飾性也強,放在哪兒都惹人喜歡。老窯瓷器的欣賞者,要有很強的藝術感受力和文化積累。

問:現在從攤上發現東西,好的,有價值的古玩,是不是越來越難?

  馬:難。東西少,價格高。尤其最近,古玩價格特別高。勁松古玩市場的價格高得嚇人,是兩年前不可想象的。八七年買一件官窯大概要用一個人幾個月的工資。一個康熙官窯青花碗要300塊錢,相當于一個人兩三個月工資。現在雖然一個月掙300了,但一個官窯碗3萬都買不下來,有的要價9萬。當時三四百買一件官窯碗,還是很行市的價格,非常容易買到,鄉下縣城、地攤早市就更便宜。我有一個朋友八四年花幾十塊錢買了一張黃花梨桌子,現在值上萬元。他說當時沒錢才買的舊貨。現在賣七八百的青花瓷罐,最便宜時才賣幾分錢。

  問:當時中國人受“文革”沖擊,對整個古代文化有一種輕蔑和躲避的心理。

  馬:古玩本不是憑工資買的東西,可是就有人憑工資成了收藏家,而且東西還特別好。所以說,有志搞古玩收藏的人現在收藏古玩并不晚,現在價格高于前幾年,但有些項目與國際市場的差距依然很大。國內的古玩市場的東西,價位還屬一種正常的價位,需要你獨具慧眼。

  問:某些價格高于國際市場的也是正常狀態嗎?

  馬:我覺得國人最終要進入國際市場,與外國人一搏。中國人對中國文物的認識越深刻,古玩倒流就越普遍。只要中國人有了錢,會首先將祖宗的東西買回來。現在文物拍賣會上,中國藝術品的拍賣價創記錄的大都是臺灣、香港人喊的。中國人在海外花大價錢買的藝術品,也都是本民族的遺產。

  朝鮮瓷,也稱高麗瓷,原先一錢不值,收藏瓷器者視高麗瓷為等外。但最近兩年,高麗瓷在國際市場價格驟增,與原先相比幾乎成了天價,一個很糙的瓷罐賣個十萬八萬美金是常事。以至于我們這里尋找高麗窯都成了風,原因是什么?就是大韓民國經濟大發展,有錢有閑階級驟增,在國際市場一攪和,把他們民族的文物弄得沸沸揚揚,說來也是狠狠出了一口氣,朝鮮古瓷終于翻了身。那么一向獨領風騷的中國陶瓷呢!

我個人以為,只要中國經濟照此速度發展下去,沒有大的動蕩,最多到2000年,中國人自己就會把國際市場搞個天翻地覆。你還別不信,中國人是窮,但基數大,1萬人里有一個有錢的人就有12萬,不用12萬人喜歡古玩,只要有兩萬人進入古玩市場,古玩價格的上揚就不是高麗瓷可望其項背的。猴票,那是紙的,還可以印刷,以后科技發達了,造假也容易,再說這玩藝兒你有我也有沒什么稀奇的。古玩就不同了,跟郵票比較起來少得可憐,重樣的更少,擁有古玩的滿足感,炫耀感大大地超過郵票。一版猴票值8萬,那你說—個乾隆瓶該值多少?

  我是看好今后的古玩市場的,當然也有待收藏人士的眼力提高,整個民族的文化素質的提高。

  辨偽·之一

  問:你能告訴我們一些辨別偽造古舊瓷器的知識么?

  馬:開始喜歡藏瓷時,我在農貿市場碰見一位老鄉賣瓷器。老鄉拿出瓷器給我看,我憑借書本上的知識,感覺東西很舊,問多少錢?老鄉說20塊錢。不貴。可我身上沒帶錢,我就把老鄉領到家里,做完交易,還讓我老婆給他做飯。老鄉大吃了一頓,特別激動,臨走時對我說:“你對我太好了,這頓飯是我離家后吃得最好、最舒服的一頓。酒有點喝多了。兄弟,我告訴你吧,賣你的那件東西是假的。”說完撒腿就跑。

后來我把這件偽造的舊瓷器拿到琉璃廠請人看,文物店的業務人員看了半天,也沒說出所以然來。于是我發現了這里面的問題。如果很少與民間各色人物和貨色接觸,對新仿技術的認識也就很有限。當時吃古玩飯的人還很少。不像今天,有幾十萬人端這碗飯,高手如林。這些年,新出版的古玩圖書印制質量的提高,增長了人們對古玩的識別和鑒賞能力。觀看這些畫冊中的圖片,除分量感受不到,其他幾乎毫無差異。這些書籍使喜愛古玩的人少走許多彎路。至于怎樣才能不上當,我認為是無法傳授的。除非你不買,只看。讓人幫你掌眼都保不齊上當。上當并不可恥。入這個道,上當是可以原諒的,學習任何東西總要交學費,但要盡量少交,不能搞得全軍覆沒,不能有賭一下的想法,上當與賭輸了是兩回事。

  問:那么你能否說出哪一類東西或品種歷史上仿造的特別多呢?

  馬:仿造有幾個原因:一是物以稀為貴,追求商業利潤,首先要對仿造的背景與動機有所了解。二是摹古。摹古是對古人的崇敬,乾隆時仿古,落款就寫“大清乾隆仿古”。仿古在歷史上有過幾次高潮。一是宋代。宋代仿古主要是銅器和玉器,瓷器宋代成就極高,犯不著仿。元朝人老打仗顧不上仿就完了。明朝政治斗爭異常激烈,雖創出超出前代的瓷器,但仿品,仿前代的瓷器相對不多。清朝是第二次高潮,雍正、乾隆兩朝最盛,顯示出官方對中原文化的崇尚和欣賞。這兩朝仿品有的落款,有的不落款。

  問:哪一種型制的器物仿品最多?

  馬:任何一種曾享有名譽的瓷器,均被仿制過。我以為在世界各博物館內,都可能有被錯標為宋代瓷器的清朝仿品。雍乾兩朝的仿品達到了幾可亂真,甚至比宋朝作品更完美的藝術水平。

  問:憑借碳14的方法可以分辨嗎?

  馬:碳14只可解決年代久遠的器物的斷代,它的誤差是幾百年,宋至清初僅幾百年,沒法兒用。現在還有一種叫熱釋光法,這種科技鑒定方法被一些鑒定部門所接受。但是它有一個缺點,就是必須取樣,雖然只需很小一塊,但那些著名文物的擁有者也不能接受。不過熱釋光法已經糾正了各大博物館相當一批文物藏品的年代。據說作偽者得知這一鑒定方法后,想出了新的對策,用X光機照射瓷器,以迷惑熱釋光法。這種手段不易掌握,火候容易過了。曾有一件長時間受X光照射的瓷器,經熱釋光法測定,結果,使器物年代超前了2000年。

  還有,聽說日本可以用激光來測定瓷器真偽,一些博物館以此為準,只是這辦法還未推廣,或者說還未被權威部門認可。我想瓷器、玉器的年代鑒定,在我們活著的時候,應該會找到一種比較準確的科學鑒定方法,而不是僅僅依靠標型學和經驗。那時候憑肉眼鑒定的專家就得退居二線了。

  問:但是也因此搗毀了許多鄉鎮企業。是不是當一種原來稀有之器,市面上大量出現或屢屢出現,就可能是仿品?

  馬:一般是這樣,但也不一定。某一種器物在短期內大量出現,就是有人在作偽,這是狹隘的觀點。不能排除發現沉船,挖掘古墓等獲得大批古物的可能。我曾在朝陽大棚看見一位攤主拿出十幾個宋代黑釉碗,上面還粘附著貝殼,可以斷定是發現沉船而得。我認為,當某一種東西大量出現,而你又有點疑惑時,那東西就可能是假的。瓷器分兩種,一種藝術瓷,一種日常用瓷。后者大量出現是可能的。如碗、盤。如果尊、花觚這類藝術瓷大量出現,就有疑問了。

  規矩

  問:據說以前逛古玩鋪有許多規矩,現在還有嗎?

  馬:已經很少了。老古玩行的規矩很大。拿一件瓷器看,不能手遞手,必須對方放下,你才能拿起,以防失手打碎。

  越好的瓷器,越容易失手。好瓷器拿得往往比較緊,遞給對方不輕易松手,而你一接沒接動,手不覺地撤出來,這時他也松手了。古玩行看瓷器都是一個大八仙桌,蒙上厚絨布,東西一件一件往上拿。一件東西從錦匣中拿出,看完后放回錦匣,再取下一件。桌上不得擺兩件瓷器。我親眼見到兩個人看一對盤子,看完遞手一換,撞碎了。拿東西時,人的目測與實際距離是有誤差的,我曾在水池洗一只康熙青花盤,洗完

  正面,一翻面,撞在水龍頭上。當時怎么看都認為沒問題,可錯了,教訓慘痛。

  古人就是從這些教訓中,訂出了一些規矩。如果你要上手拿官窯或薄胎瓷器,手上有戒指的,應先褪去戒指,以免硌出沖口。老話講,瓷器毛了邊,不值半文錢。一件官窯行情值1萬,有一道口,連十分之一的價錢都賣不出。瓷器與許多古玩一樣,重要的價值之一是它的完整性。還有,拿梅瓶這類小口器型的瓷器時,需將手指插入瓶口摳緊,以免脫手,拿罐子需握緊罐口。有蓋的更需謹慎,翻身的時候或按住蓋,或取下蓋。現在帶蓋的瓷器越來越少,全甄光了

  問:你有這種經歷嗎?

  馬:一年冬天,還是在玉淵潭的早市,我看見一個瓷方瓶,方瓶平躺著放在地上。我摘下手套拿起方瓶,由于手里有汗,剛拿離地面就發現拿不住了。方瓶順著指肚往下溜,我迅速地往下送,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冬天地硬,瓷器又脆,摔個粉碎。我趁賣主還沒反應過來,急速問價,賣主一愣,脫口說:“我15塊買的。”我掏出15塊塞在他手里,裝作硬.

漢走了。要是現在粹了這方瓶,少說得幾千。進古玩鋪,如果你是生手,千萬別動手自取東西。萬一粹了,心里很難受,而且賣主敢訛你很多錢。想買某件瓷器,先問個價錢,再動手。一件沒有什么價值和意思的東西,不要去動。收藏古玩的人,一定要養成一個良好的習慣。你取東西的手法規矩,店主會發現你是內行,出價就會謹慎,不大敢蒙你。許多人都是折過幾回才記住,但有時你折不起。

  現在古玩攤,貨物擺放擁擠,過去勁松有的店內的地面懸空鋪著木板,一走顫悠悠的,人進去時,轉身一定要小心。不要背著包,要手拎包。背包極易將東西蹭下來,最好進屋后將包放在地上,尤其冬天。大概是1988年,我親眼見一位老外碰掉一個新的龍鉤,兩瓣了。那老外當時想賴帳,沒趕緊問價,等攤主反應過來,訛了他300塊。

  問:可我們覺得這正是這本書里最關鍵的。

  馬:購賣雙方,在古玩交易過程中主要是心理較量。首先,少有參照的東西,器物價格單個計時,伸縮性很大。其次,東西的進貨途徑不同,價格上也會有較大的差異。因此,當你進門看上一件東西,切忌喜形于色,可是漫不經心也得是有條件的,得是一對一的情況下,如身邊有懂行人也想要這件東西,你就不能太漫不經心,否則就會被別人拿走了。

  問:在戰略上要藐視敵人,在戰術上要重視敵人。

  馬:前面我說過了,進古玩行買東西,多便宜也要砍價,首先嚴防出現他不賣的情況。

  問:古玩行有什么忌諱嗎?

  馬:貨主忌諱當著外人的面對東西品頭論足。你不買就別瞎說,也許別人正想買呢,你不著四六地一說,他不買了,貨主能不生氣嗎!還有,古玩行里沒有壞的字眼,比如瓷器有裂叫“沖”,玉器有裂叫“綹”,象牙有裂叫“笑”,瓷器做偽你看出來了,不能說這是假的,應該說這東西“看新”,買賣之間沒有假字,只有新老。你說誰的東西是假的誰也不干,瓷瓶子有什么真假!

  問:我聽說有這樣一句話,“老不玩古董”,這是什么意思呢?

  馬:這個問題比較復雜,它有幾個方面。首先是人老了,視力、聽力下降,感覺開始遲鈍,容易犯錯誤其次是人老了,愛聽恭維話,又過分相信自己,讓小的們連哄帶騙容易上當。再有就是人一老,活動范圍隨之小了,又不接觸新的作偽技術,以舊的經驗套新問題,難免不靈。這些都是人的弱點,所以有“老不玩古董”一說。但這個“玩”字只是買的意思。人老了,收藏還是可以的,修身養性。北哀有幾位古玩界的老前輩,最后都是在以上說的幾方面打了眼,翻了船,氣大傷身,挺不值得的。

  對了,剛才還忘了說一條,古玩行里常說:“繃著”。買賣雙方都要繃著。不買或不賣。繃著要注意火候,別繃丟了或把好主顧繃跑了。

  后記

  我是一個極愛說話的人,一遇上知己就按捺不住興奮,想說。這有一個好處,一些原本在頭腦中模摸糊糊的東西會忽然清晰起來。這本書對于我來說不知能否算“著書立說”。

  我對中國古代陶瓷一往情深,每獲得一件新的藏品時總是樂不可支。這時候,藏品值多少錢是不重要的,價格不會影響我的審美,我誠懇地請大家相信這一點,值錢的東西可能是美的,不值錢的東西也可能是美的。這不能算是境界,而是一種癡情。在端詳古瓷時,我常常產生幻覺:一個細雨蒙蒙的早晨,一個老者身披蓑衣,孫子緊隨其后,走進窯場。坐定后,吸一口煙。他拈起筆,捧著素胎,沉靜片刻,隨即熟練地畫上山水、花鳥、人物。畫完,將胎翻轉過來,表情依舊平和,淡泊地在胎底寫上——“大清乾隆年制”。

  問題在于,不光那老者一人,幾乎所有的古代窯工都這么清心寡欲。他們沒留下姓名,留下的是精神。我試圖解釋這種境界的成因,于是整天整天地對著古陶瓷發呆……


關鍵字:
0
上一篇: 2017年中國(醴陵)國際陶瓷產業博覽會德興瓷業邀請函
下一篇:“湘醴窯”雙十一巔峰巨惠提前開搶
大胆的戴夫和荷鲁斯之眼彩金